春风斩

今夜晴朗☽

[忘羡] good night

※就真的是睡前小故事
※原著背景



魏无羡偷了只兔子,准确说也不算偷。他知蓝忘机每天清晨都要来看看这一群白兔,故意逗他玩儿。

我们思追无辜路过,被逮。

咱们老祖一把搂过小朋友肩膀笑道:

“思追啊,说说都看见了啥?”

这蓝家弟子倒也不是多怕魏无羡,至多十分敬重。只是此时他笑得颇带几分阴险味道,搞得自己心里发悚。但他若是说没看见什么,一违背蓝家家规,二是像助长魏某人嚣张气焰似的。总之这事儿他不干。

于是学了大名鼎鼎的含光君不为所动的样子,道:“前辈偷了一只兔子。”少年便是未经世事,却也稍懂些伴侣间平日里小打小闹,可不是用来增进感情的嘛。

他实话实说也无妨,反正魏无羡抱着白兔的那臂弯没想过要松。

魏无羡拍一拍思追肩膀,道:“就这样,天知,地知,你我知。但是呢——”他语气一变,平白带了些俏:“含光君,不可知。”

还没等作答,那蓝家弟子突然神色一凛。

“含光君。”

蓝忘机站在两人面前,😐。

魏无羡的笑僵了半秒,很快又成活水。他笑嘻嘻地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人儿,眼睛里也闪着蓝忘机每时每刻能看到的星子。

蓝忘机只是道:“思追。”

思追当然懂,他怎么能不懂。于是颔首鞠躬,离开了。

他一走,蓝忘机便开口:“何事不可知。”

魏无羡把兔子小心翼翼捧到人面前,在云深不知处呆久了,以前“兔子见到自己便脚底抹油”的奇怪体质也有所改变,只是仍旧需要轻些,生怕弄疼了这小兔崽。

他笑道:“无事不可知,无事不可知。含光君知,是你都能知,只有你知。”蓝忘机闻声嘴角翘起,眼里都泛起星点柔情。


“兔子可爱吧。”
“嗯。”
“有我可爱吗?”
“......”
“有我可爱吗,含光君?蓝湛?蓝二哥哥?二哥哥?看......”
“没你可爱。”


END




-
你没有看错,就是→😐。

晚安,good dream




评论(9)

热度(39)

  1. 待花开荼蘼尽❁春风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