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斩

今夜晴朗☽

[忘羡] 这剧名真的要改 ① ②



*话剧演员蓝湛 x 荧幕演员魏婴
*娱乐圈(演艺圈)paro


我还有一句话,这剧名真的是要改的,信我。




一.


“哎行了行了够了够了知道了,”魏无羡接住那人甩过来的剧本,不紧不慢地抽了张纸把手上和剧本封面上的油擦干净,

“江澄,这啥剧啊?”

“我x合着讲了这么半天你没听?魏无羡我......”

“刚吃辣鸡爪呢。”瞅这江澄脸色越来越黑,魏无羡笑笑,道:“别臭脸,听了点的。”

他看似挺感兴趣地翻开剧本,快速看了几页后,抬头望向双手抱胸站着的江澄:“哎主演有蓝忘机啊?”

江澄眉头一抽:“看了三页就看见蓝忘机,牛逼。”

魏无羡低头继续看,这次是真沉下心来翻了好几页。几分钟过去,江澄还是站着,魏无羡眼神没离开那几张纸,挥挥手示意他坐下。江澄蹙着眉头一脸严肃,像是有什么大事宣布。

终于,魏无羡忍不住抬起头来道:“不就一普通的讲江湖的剧吗?”

江澄闭上眼睛,叹一口气。

“不是吗?这样的配置明显就是。编剧功力不错,是个好剧本。唯一奇怪的是这剧没cp,好兄弟倒是蛮多。”

“......你看看结尾。”

“说两人双宿双飞,隐居山林了。”

江澄没有言语,食指敲着桌等魏无羡反应过来。

“等等等等??我,和,蓝......?双宿双飞?”魏无羡一时被惊得连蓝忘机的名字都说不全。

江澄点点头:“同志剧,”停了几秒又道,“说是同志剧,但挺隐晦的。没有吻戏床戏......”

“但又要让观众看得出来是同志剧是吧?”没等他说完魏无羡就问了句。

“是。所以眼神戏什么的要......丰富。”

魏无羡哈哈一笑:“你魏哥的演技还用得着担心呐?还是说你想让我推了这剧?不行不行,有蓝忘机在呢,怎么能不接下。”

眉头抽搐几下,江澄觉察到点什么,却又不好开口。

魏无羡只管道:“他长得多好看啊,多少女孩子想和他搭戏结果被我先抢了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江澄刚打消了“这小子还不会喜欢蓝家老二吧”的想法,下一秒又被他噎得气结。

魏无羡还没从得意中回过神来,带着点笑意:“嗯?”

“这是蓝忘机荧幕首秀,以前估计没多少人听过他的名字——除了话剧粉。说来他是话剧演员,你们怎么认识的?”在江澄的印象里,魏无羡从小到大就没跑过几次剧院,他小时候整天野在外边,长大了也没见收收心,只随着江枫眠去看过一两次儿童舞台剧。想了想,蓝忘机那一脸严肃正经,不像能蹦蹦跳跳做鬼脸逗小孩儿开心的样子。

魏无羡放下剧本认真想了想:“说实话也不算认识,但就是记得有这么个人,而且他长得好看,我记得住他的脸。”

-

云深话剧团。

这边蓝忘机刚练完形体,蓝曦臣就敲响了练习室的门。

“兄长。”蓝忘机对自己开门走进来的蓝曦臣微微颔首。

“忘机,明天就是这次巡演最后一场,这大半年辛苦你了。”

“兄长也是。”

静默几秒,见蓝忘机没什么更多的表示,蓝曦臣打开门示意跟他走。


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白色的文件夹,上边的便签十分平整,写着“《真男人不怕死》剧本2.0”。

蓝曦臣:“想必你也早从旁人那里听说。”

蓝忘机点头,走上前去翻开剧本:

《真男人不怕死》。主演:魏无羡,蓝忘机。




二.


开机这日正巧是七夕——导演死活不愿承认是特地选了这个日子。

剪了彩受了访,摄像机咔嚓咔嚓闪几下也就没有更多。几波人从全国各地聚到苏州,一路上都已经十分劳神费力,尤其几位刚度完假回来的,在相机面前维持自信的笑都是个问题。

魏无羡结束了采访,拿着瓶苏打水四处逛。他视线一个开小差,便冷不丁撞到一人。幸好也只是半个胸膛,手中开着瓶盖的苏打水洒了小半到地上,咕呲咕呲冒泡。

耳边一声调笑传来:“魏哥,又喝酒啊?”

魏无羡一抬头,果然是聂怀桑。靠着他哥撑腰,这家伙在娱乐圈也是个不小的人物,只是肚子里没什么剧组里用得上的本事,也不知道来干什么。

视线从那张笑呵呵的脸移开,截然不同的样貌出现在魏无羡眼前。

发型一丝不苟,双眼淡若琉璃,鼻梁挺拔,嘴唇薄厚正好,下巴的弧度更是完美。

正是蓝忘机。

意识到光顾着看却没及时道歉,魏无羡忙要极诚恳地开口,没想到蓝忘机先道:“没事,不用道歉。”

魏无羡还是带着歉意对他笑笑,不去看蓝忘机严肃过头的表情,转而对着聂怀桑晃晃手中绿色的玻璃瓶。

“场地提供的苏打水。今晚导演请剧组唱K,你要陪我喝?”

聂怀桑深知对面这人的酒量堪称可怖,急急摇头:“不了不了。”

魏无羡笑了笑,正要和蓝忘机说话,导演那边有人过来喊回酒店。聂怀桑难掩激动,魏无羡则没什么反应。至于蓝忘机——很难叫人看出他是什么想法。



折腾半个小时也终于到了酒店,魏无羡提前一天到了姑苏,得知剧组住这个酒店,便开了个大床房。

他本可以和大厅里拖着行李的各位道个待会儿见,早些回房间换身衣服休息,却被小短腿导演喘着气追上:“你和蓝忘机住一间房。”

“啊???”

“这个......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剧,而且我们要的是那种......”

眼看导演就要在大厅里给自己讲戏,魏无羡忙点头答应。房间退了就是,再说,两个大男人住一起,还是两张床,有什么大不了的。

导演满意地点点头,给了他两张张房卡,让他找蓝忘机去。魏无羡瞥一眼房卡,9036。

大厅里人不少,魏无羡却一眼看见了蓝忘机。他很高,在人海里都可说是鹤立鸡群。

魏无羡走过去,递出一张房卡:“导演说我俩住一间房。两张床,你别担心。”

“我之前在这儿订了房,行李都在那间房里,你先去吧,我把行李收拾过来。”

蓝忘机点头,和魏无羡一起走向电梯。

“7楼到了。”魏无羡走出电梯间,一时间居然忘了要往哪儿转弯。


魏无羡敲几下门,过了四五秒才刷卡开了门。啧,奇怪。以前和江澄两个人睡一间房从来没什么规矩可言,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互看裸体倒也不是没做过。可现在门里面的人是蓝忘机,脸上时时刻刻挂着正经的蓝忘机,魏无羡想,自己一定是被他感染了,所以才变得也如此正经。

此时蓝忘机已经脱了西装外套,袖口领口却是一颗扣子也没解,俨然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魏无羡道:“蓝忘机,其实还是挺热的,你要不解几颗扣子?”

蓝忘机闻言看过去:“叫我蓝湛就好。”

“啊,好,蓝湛。”“我叫魏婴。”

“魏婴。”

“嗯。”

这下室内居然弥漫了沉默寡言的空气,魏无羡也只好专注手上的动作,把行李和蓝忘机一样放整齐。

尽管看起来仍摆得凌乱。







TBC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