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斩

今夜晴朗☽

【晓薛晓】 马蹄莲


薛洋最近在读一本书,名字叫《奇闻怪事》。其实薛洋本来对这些玩意儿也没什么兴趣,毕竟天下怪事他耳朵里日日能听得。但听说这是阿箐买的。小姑娘前几日天天跑晓星尘跟前让他拜托自己看看这书讲了些什么,他耐不住道长柔和言语,便接过来略略翻了翻,没想到还挺有意思。

这天早晨,三人喝完了粥,晓星尘掏出几个马蹄莲开始剥。薛洋侧头看得认真,阿箐却觉得无聊,嚷嚷着让薛洋读那本《奇闻怪事》。晓星尘面上还是挂着笑,薛洋起床那股没醒的气儿还没过,但也不好多说什么,随便翻开一页便读。

阿箐听了会儿便直打呵欠,嘴里又嘟囔:“这算什么奇闻怪事,不听!”扫兴似的瞪薛洋一眼。

薛洋这就不服气了,敢情他一念字儿的还能把没劲的改成有劲的?小丫头年纪不大脾气倒还不小,说着就要追往屋外跑的阿箐。倒是晓星尘好言好语拦住了他:“阿箐这样也不是一两天了,小孩子,说的话总有些任性的。”

好好一句话,薛洋偏听出了偏袒阿箐的意味,本扯着嗓子就要喊,第一个字刚出来又压低了音量。

“可...可我也是。”

薛洋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得一向听力敏锐的晓星尘都有些未听清楚。

想必也是说给自己听的罢。

薛洋那边正咬着嘴唇脸上泛红,晓星尘只当他自言自语。

“道长,道长?”
“嗯?”
“你看,这本书上说,舌尖上尝东西更有味道些。”
“是的罢。怎么了?”
“道长,我想吃你剥的那个。甜吗?”
“你尝一尝就知道。”

晓星尘拿起一个马蹄莲往薛洋的方向递。

“还要。”

便又递一个。

“我要多一点。”

倒也不恼地再递。


薛洋面前摆着四个马蹄莲,白白嫩嫩得能掐出水来。他小心翼翼放一个到嘴里,一咬是汁水四溢,甜得很。

这样吃了四个,薛洋戳一戳晓星尘的手臂。

“道长,张一下嘴好不好。”
“怎么了?”

薛洋趁这个时候凑过去用舌尖碰了一碰晓星尘的舌尖,实际上只是轻轻一点,蜻蜓点水似的柔。

“...甜吗?”

晓星尘看上去是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平日那样淡淡的笑。

“如,如果不甜的话我就要去找那个摊主了,书里说的一点都不真,我去砸了那个臭...”



“甜。”




OOC属于我。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