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斩

今夜晴朗☽

[忘羡]《续缘》(一)(二)



※蓝忘机x魏无羡 的 短篇
※架空












一、

“诶蓝湛,先生又罚我抄书,天天抄抄写写的,有什么意思呀?”

“你帮我抄啊?好好好,就知道你是义气的人!”

蓝忘机的梦,同魏无羡爽朗的笑声一道消失在天边的鱼肚白里。

他正正抹额。回头便看到桌上一支黑色竹笛,端端正正被摆在木架上。

蓝忘机偏头似是想了想,走过去盯着笛子好一会儿,出了门。

笛是他买的。一月前被兄长带去集市瞅见这笛子,他是一眼相中的。笛身仔细雕琢过,也漆上晶亮的黑,可仍少了些什么。

蓝忘机心下想,若再系上红穗,确是一模一样了。

魏无羡生前爱吹笛,从前他弹奏忘机时,魏无羡常不知从什么地方蹦出来,也不问一句,张嘴就吹。蓝忘机始终是目不斜视,却也不难看到他手里那支漆黑的横笛。

还有笛尾跟着身形微变的吹笛人摇摆的红穗。无论是魏无羡一身黑袍或是蓝忘机身上的白净得吊丧一样的衣裳,都不与之相配。

但用某聂姓男子的话来说,又是这样:

“你俩好看不就行了?一琴一笛,往那一站引一片小姑娘。”

魏无羡当即大笑,想要借机调侃调侃蓝忘机,大声道:“那可不是!蓝湛长得比我好看多了!我数二,他——”魏无羡已搭着聂怀桑的肩往远处去了, 这时又微微停顿。蓝忘机抬眸。

魏无羡把笛子举过头顶绕圈儿,用背影对蓝忘机喊:

“——天下第一!”



且把闲话休题,只说正话。


姑苏天气总温和。蓝忘机走在路上,春日仿佛能透过衣服直感染全身,暖洋洋的。其实和大部分人一样,他也喜欢温暖亮堂的东西。他的步伐跟着放慢了些,不合时宜地回想起一句话。彼时,魏无羡乘了姑苏小小的船,死皮赖脸跟在蓝忘机的船后边。多番逗弄美人不成,魏无羡干脆献笛一曲。蓝忘机仍是不语,只微微颔首对河中流水注目。魏无羡是早习惯了蓝忘机的沉默,却也习惯再紧接着撩一下。他伸长了手,用笛子去碰蓝忘机的衣角。被蓝忘机侧身躲开了,他倒也不恼不羞地嘻嘻一笑,道:“蓝湛蓝湛,你怎么这样冷冰冰的呀?哎——看看那些姑娘,都怕得不敢搭讪!”说完也不顾蓝忘机作何反应,转头径自与船夫交谈了。

蓝忘机在袖子里握了握拳头。当真冷冰冰吗?

“似水流年须珍惜,莫教误了少年身。只要勤勤恳恳成家业,方能喜喜欢欢过光阴。
但愿得......”

陈年旧事被打断,女子一字三转的唱词传到蓝忘机耳中。街上喧闹,他也仅能辨出几句,后面这歌声便随划船人渐行渐远了。但他记得后面有一句。

但愿君心似我心,心心相印心连心。

他微不可见地摇摇头,对他来讲这未必有些直白了。

不过有一点是真的。“但愿君心似我心”,这是多少年来,蓝忘机一直藏在心里,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份情啊。






二、


在街上转了一圈,想要的东西也买着了。于是蓝忘机回家,半桌简单餐食。看书写字弹琴,也不过这么简单,一认真便是一天。

夕阳将暝。蓝忘机起身,收拾碗碟,又是一顿清淡饭菜。他是沉稳,雅正,生活于他本就索然。

若是此时魏无羡在了,十有八九要调侃:“怎么吃这么清淡啊你,从来不吃辣的吗?”若是蓝忘机点了头,又有更大惊小怪的。面前的人必定一副恰到好处的惊讶状,语气里六分惊讶四分调笑:“天呐蓝忘机大仙,不吃辣啊?这一盘盘苦不拉几,天天吃这个,怪不得你人也这样!”人也怎样?蓝忘机从来没有机会问这个问题。因为,他从来,就没点过这个头。

在蓝忘机的记忆里,魏无羡是桀骜的,是张扬的。有时不太美好,有时又特别美好。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多年还是只吃苦不拉几的小菜。”

蓝忘机一震。手中的筷子只差一点就掉到地上。

正是他念念不忘的声音和语调。

他急急抬头——魏无羡就这么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四处打量床铺桌椅,嘴里吹着口哨,俨然年轻的模样。

但若是没看错,蓝忘机收回目光,那人的身子并非实打实一副健壮筋骨,透过半透明的身体可以看见后面的床。

蓝忘机是有些明白了。

他没出声,继续面前一碟泛冷光的菜。

魏无羡走着走着晃到他面前坐下,手肘撑着木桌盯着他看。眼里眉梢都带和从前一样的笑意。

蓝忘机对自己说,是梦。

可他一向把梦里梦外分得极其清楚。梦里的魏无羡再怎么好,再如何光亮,睁开眼他还是回到没有魏无羡的地方。通常他都是默不作声,好像从来没做过梦,也从不流露自己难言的相思。别人看了,是万万想不到他蓝忘机喜欢魏无羡的。

他想,这次或许不是梦了。

魏无羡就坐在他面前,还是束发和黑衣,在那颇有兴味地看。蓝忘机没有抬头,余光无法瞥到魏无羡的视线到底朝向哪里。是碗碟,还是他的脸。

蓝忘机起身,灶台旁有前几天刚买的辣椒,还有花椰菜。他想了想,决定给魏无羡做这个。

魏无羡此时正好饿了。他看蓝忘机在不远的地方忙活,一会儿添油一会儿放辣椒,锅里泛起的油雾会飘到他脸上,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对呀,蓝湛什么时候学的?”

蓝忘机是什么时候学的呢。他自己也不太记得。这是他第一次开油锅,有点熏,不过也还说得过去。他甚至还觉得挺香。

油雾渐渐飘到魏无羡跟前,他有些出神地看蓝忘机的背影,脑子里瞎七搭八地想其他事。

半鬼半人的这两个月挺快活,地狱里那些工作了好几千年的东西,偶尔出次错,这等好事被他碰上,真是生前的运气全用在中这次奖上了。不过这期限他不清楚。也许几天后就有人来把他抓回去,但现在他究竟还是好好地待着。

其实是人是鬼,最后能否投胎,魏无羡倒不甚在意。

蓝忘机把菜端到他面前,坐下了,眼睛却不看他。

他伸个懒腰,打着哈哈看蓝忘机的脸。这几年蓝忘机的眉眼倒没什么变化,瞳色依旧是浅蓝色。魏无羡喜欢看他的眼睛。

蓝忘机眨了下眼,脸颊上落了根睫毛。魏无羡动了动身子,看着蓝忘机脸上那根睫毛。

倍儿长。

下一秒,两人视线相交。

魏无羡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他早习惯了凡人看不见他,摸不着他,听不见他说话。可是从来没想过有一个人能看见他,摸到他,听见他。

这个人偏偏是蓝忘机。

也是蓝忘机先开的口,他问道:“回来了?”听语气就像招待一个许久未见的故人。

魏无羡惊大于喜,也是因为太过惊讶,才忽略了蓝忘机的声音里那一点略微的颤抖。他这一惊,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啥?蓝忘机能看见自己?他是什么特殊体质啊?

见魏无羡迟迟没有反应,蓝忘机放下筷子,叫一声他的名字:“魏婴。”

很久没听得人唤他名字了。魏无羡回过神来坐正,点点头“嗯”了一声。像是回答这个名字,又像在说“回来了”。

得到回应的蓝忘机不再执着于这是否幻觉,也不想知道魏无羡究竟是如何出现在这里,只轻轻说道,吃吧。

筷子已在魏无羡面前摆好了。

辣,好吃。魏无羡吃到菜的第一口,如是想道。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