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斩

今夜晴朗☽

【忘羡】江澄听了想打人 07

蓝湛:盯---。

月攘一鹤:

其余章节戳:01  02  03  04  05  06


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突然冒出的脑洞


现代AU


最近失眠严重,脑子都是乱的,感觉这章逻辑混乱画风突变了……


流……别打!我不说了!


再借地方说一下,无料无id备注/多拍的都会关闭交易重新上架,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忘记了!


正文:


“西餐厅?”魏无羡惊讶地看了一眼蓝忘机。


“嗯。”蓝忘机道,“观众希望我们能够展示更多元化的饮食。”


魏无羡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套着的廉价T恤大裤衩,近一个月他都忙着到处跑考察餐厅选址,因此穿得很是随便:“今天?”


蓝忘机又点了点头。


“你这不是存心害我,换一家可不可以,要不我还得回家换衣服。”


“不可以。”蓝忘机抬腕看了眼时间,不容置喙,“我去车库开车,你在公司门口等我。”


 


韩红……不,谁听了都想打人。


魏无羡气得在车上嚎了整个80年代金曲串烧,蓝忘机依然不为所动,目不斜视,稳稳当当地停到了他租的那套老房子楼下。


“蓝湛,不是我说,你这性子要不改改,姑娘都会被你吓走。”魏无羡一边开门一边愤愤道,“我一身汗,先去洗个澡,你要没事就先坐会儿!”


等他擦着头发出来时,蓝忘机正站在客厅那面挂满了照片的墙前一动不动,神情认真。


“都是些老照片了,有这么好看?”魏无羡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他随手将换下的衣物扔在沙发上,又弓着腰去抽屉里翻新的毛巾,“就是晒多了会褪色。”


蓝忘机朝他看过去,正好瞥见半个浑圆紧致的臀,往上连着窄腰和线条优美的肩背。


他垂下眼帘别过了脸。


“小时候我都跟江澄和我义姐玩,江家特别好玩。”魏无羡看了眼蓝忘机的衣着,转身去衣柜一整排各式衬衫里挑了件颜色相称的,刚系上扣子,蓝忘机拿了领带和袖扣过来。


“眼光不错啊。”魏无羡笑,穿戴好后又吹了吹头发,“你看你每天都板着张脸,肯定是你叔父不让你们玩儿是不是……行了!”他捏着领带结调至正中,“走吧!”


 


餐厅确实是一家好餐厅,灯光柔和,现场演奏,环境相当有情调。


蓝忘机正切开一块牛排:“……五分熟的安格斯牛排,切开后可见粉色肉质,配鹅肝是不错的选择。”


魏无羡端着手机,朝他抬了抬下巴:“酱汁看着有点多?”


“嗯,酱汁过多了,口感过于浓厚,略减分。”


魏无羡又一瞟手机屏幕,突然笑起来:“喂喂喂,你们是来看餐厅测评还是来看含光君的?”


因为需要进食,两人便没戴口罩,魏无羡的拍摄范围卡在蓝忘机脖子下,屏幕正中是一丝不苟的衬衣袖口和露出的一截雪白手腕,握住刀叉的手指修长,蓝忘机低头时,隐约可见白玉般的下颔和分明喉结。


而弹幕的重心早已从“牛排看起来很美味!”转到了“含光君的绝对领域^q^”。


“你们再这样,下次我要换人了。”魏无羡笑道,又将镜头对准自己的盘中,“虽然不是M12,但M8的澳洲雪花做出的西冷也同样经典,雪花分布得很漂亮,调味可选迷迭香——哎,不过这个含脂量高些,女生是不是不喜欢?”


他一只手吃着费力,蓝忘机便伸手接过手机。见主播换了人,弹幕画风一转,又纷纷变为了“卧槽明明同样都是衬衣领带为什么老祖看着这么色气!!”“啊啊啊不要拦我我要舔老祖脖子!”“你们都去舔脖子,那我舔手了prpr”。


蓝忘机眉尖蹙起,手机往前移了一点,又移了一点。


魏无羡奇怪:“你把手机拿这么近做什么,再近点要杵进我盘子里了。”


他刚切下一块牛肉,忽听餐厅另一面爆发出一阵喝彩声,魏无羡闻声看过去,恰好看见一个年轻男人单膝跪地,手中托着一个小巧的盒子,而他面前站着的女生已经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捂住了嘴。


“是求婚。”蓝忘机轻声道,他的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大概是弹幕有人问这阵喝彩是怎么一回事。


“哎!抱了抱了!”魏无羡喝了口酒,伸长了脖子,“怎么都站着不说点什么,好了,现在戴戒指——哎笨!去亲她啊!行了——求婚成功!”


餐厅里的人纷纷鼓掌,魏无羡也站起来拍拍手吹了个口哨。蓝忘机一张脸上毫无波澜,凝眉注视了片刻那对拥抱着的情侣,一把拉下魏无羡:“好好吃饭。”


 


本以为只是个小插曲,没想到两人直播完后,那位女生居然牵着自己的男朋友走了过来。


她看起来很害羞,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开口道:“请问是含光君和老祖吗?”


两人都没戴口罩,魏无羡看着女生笑,大方承认道:“如假包换。”又朝她一眨眼睛,“还请替我们保密。”


“一定。”女生笑起来很甜,“刚才在那边看见就在猜会不会是你们,但又不敢确定,冒昧过来打扰真是抱歉。”


说完像是感到难为情,不觉拉紧了男朋友的手,见两人十指相扣,魏无羡道:“恭喜。”又一拍年轻人肩膀,“小伙子看着很不错嘛!”


那位年轻人也很腼腆,只是笑,并不说话。女生似乎还有什么想说,却绞着衣角一脸犹豫,于是男生不好意思道:“我女朋友是你们粉丝,特别喜欢看你们直播,如果……如果能在订婚这天得到你们的祝福,她会很开心。”


“我还当什么事,好说!”魏无羡摆摆手,“看你们这么甜甜蜜蜜的,羡煞旁人啊,祝你们幸福!”


三人一起看向蓝忘机,两个年轻人满脸通红,手都握得汗津津的。


蓝忘机轻咳一声,道:“祝白首偕老。”


终于如愿以偿,女生捂住脸,像是激动得快哭出来了,男生拍了拍她的背,似在安抚。


魏无羡一瞥众人,适时端起酒杯:“不来一下?”


 


这样一折腾,两人结完账再出来时已经快九点了。


回去的路上魏无羡一边哼歌一边刷微博。蓝忘机驾车时没有听音乐的习惯,存的也都是些纯音乐。后来被魏无羡偷偷摸摸导入了一整盘摇滚,现在一拧音响就是哐当哐当的狂暴节奏。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不坐后排了。”


“后排讲个话麻烦!”


又刷了几条微博,魏无羡突然扔了手机,道:“蓝湛,你有没有订过婚?”


蓝忘机方向一偏,又不动声色地扳了回来,还没来得及回答,魏无羡抢先道:“肯定没有,是不是?”


蓝忘机淡淡道:“为什么这样说。”


“都不见你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的。就算真有,你这样天天不笑也不会哄姑娘,姑娘肯定早把你踹了。”魏无羡叩着车窗道,“不过呢也说不准的。我姐不就跟那个金孔雀订了婚。家族之间联姻也正常,看你家交情,大概是和聂家金家了。”


信号灯恰好跳红,蓝忘机刹车停在线前,道:“我没有。”


魏无羡本意是挖苦他,没料到听起来蓝忘机反而心情不错,疑惑半晌,又了然地点点头:“也是,要挨也是你哥先挨这一刀。”


背景音乐还在叮铃哐啷地敲,魏无羡把椅背放下去了点,正闭着眼睛休息,忽听蓝忘机问:“你呢?”


“我啊——”魏无羡一边打呵欠一边拖长音道,“我也没有。”


见蓝忘机脸色和缓,他马上补充道:“你别误会,我和你不一样的,喜欢我的人可多了,我只是现在还不想结婚。等我想结婚时,那自然是……哎哟!!”


绿灯亮起,蓝忘机狠狠一踩油门,魏无羡后脑咚的一声磕在椅背上,撞得龇牙咧嘴。


“蓝湛你这人,怎么老是一言不合就飙车。”魏无羡揉着头爬起来坐直,“你家不是家教很严吗,动不动就超速违规?来,你把交规背背给我听……哎,我知道你不高兴,但你也不能因为我比你受欢迎就这样吧……”


又是一脚油门,一转弯,这次魏无羡脑袋直线磕上了车门。


“哎哟!你还上瘾了!行!你厉害!我不起来了我躺着行了吧!都说你这性子不改改会把姑娘吓走了,你好好开车!”


 


不出意外,这天之后蓝忘机对他的态度又恢复成了大写的冷漠,一见魏无羡一张脸绷得死紧。魏无羡看那张苦大仇深的脸看习惯了,该逗就逗该撩就撩,丝毫不在意。公司上下看二当家跟魏总监关系时好时坏也看习惯了,反正敢随便进出二当家办公室的全公司除了蓝启仁也就魏无羡一人,想必关系是坏不到哪去。


不过蓝忘机苦大仇深归苦大仇深,工作却是一点不耽误。虽然没给魏无羡什么好脸色看,之前提到的市场调研和数据分析还是一丝不苟备好了发到他邮箱里。


魏无羡正要去例行会议,顺手打印了出来,边走边看,一抬头撞见对面办公室出来的江澄,又递给他一份,两人一起往会议室走:“怎么样,也帮我参考参考?”


“行。”江澄翻了两页,又道,“你选址怎么样了?”


“还不错,确定了几个,需要分析下人流量消费水平一类,交给成本核算部了。”


江澄突然停住脚步,道:“对了,温狗那边也有动作了,你知道温晁身边那个王灵娇吧?”


温晁私生活一向不怎么规矩,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温香软玉不离怀。那个王灵娇本是个十八线小网红,靠搔首弄姿搏出位,不知怎么勾搭上温晁后,摇身一变温氏总裁女友,大出风头。


“知道,温晁一天到晚带着她,谁不知道。”魏无羡一脸厌恶,“怎么,和她有关?”


“对,他现在在他家那个‘不夜天’平台上大把撒钱推王灵娇,肯定是瞄准你了。”


魏无羡想了想,温晁这人为达目标不择手段,自然不会像蓝家一派正气,禁止使用商业间谍的。他这次的策划除了蓝氏的几个高层,其余人并不知情。温晁眼见魏无羡这边搞得风生水起,却探听不出任何消息。而他半分才能没有,其他不会,只好做最拙劣的依瓢画葫芦,你走一步,我也走一步。


“让他学呗,王灵娇这种东西,能推成什么样。”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魏无羡,温晁要是有动作,肯定不止这一个。”


见江澄严肃起来,魏无羡难得认真想了想,道:“行,我考虑下搬回来住。”


 


要说他租的那套老房子破是破,魏无羡却很喜欢。


曾经他住在江家。江家虽为商业大家,却不似其他世家,总部都建在写字楼林立的金融区,气派非凡。江家的总部就建在江家老宅基地上,快百年没移过位置。公司出来就是老城热闹的大街小巷,卖零嘴的水果的五金的,小贩们吆喝着展示各种货物,就跟魏无羡楼下的这片街区一样,充满了人情味。


所以魏无羡很喜欢。


但既然和江澄说了,便不得不做个决定。魏无羡翻来覆去想了好几天,总归还是舍不得。
他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叹了口气,将脸埋进枕头里。这天是周末,他早上没起,一直睡到了快中午。眼看时间已不早,魏无羡在枕头里闷了一阵,还是翻身下床。


一大早楼下就在呯呯砰砰响个不停,吵得他时梦时醒没睡好,心里很是郁闷。洗漱完后魏无羡顺手拿了个苹果,趿着双拖鞋下楼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出门,正好看见一行人抬着几个纸箱搬进了他楼下的那一家住户。


他拦住一个上楼的邻居,问:“周妈,这是怎么回事,老王那家租给别人了?”


“可不是嘛!”那位周妈提着一大兜空心菜,神神秘秘道,“前几天刚谈下来的,像是急着要,今天正往里搬呢。”


 


魏无羡这栋老房子是以前那种老式家属单元楼,连电梯都没有,住家户相对固定。偶尔有人搬入,也是锅碗瓢盆床板彩电地拉来一大卡车,风风火火地往本就不大的房间里塞。


但这次不一样,搬来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用纸箱装好,打着封带,显得很是正经,很是古板,很是严肃,就连搬家公司,也是那种收费高昂一般人绝对不会请的专业公司。


这实在是很稀奇。魏无羡趴在楼梯栏杆上看热闹,正津津有味,却瞥到那些不停往里送的纸箱上都印着个图案。


这个图案他天天看,时时看,看了无数遍,实在是无比熟悉——


 


要命了!!竟然是蓝家家纹卷云纹!!!


 


—TBC—


流水账!【长出一口气

评论

热度(1563)

  1. by、浅浅白胖 转载了此文字